喜欢旅行的人有两种:可爱的人与可怕的人。
可爱的人回来后,心中小宇宙会被点燃;更精确来说是着火。觉得世界如此美好又漂亮,我们应该敞开心胸放下一切的不快乐,反正就是「断、捨、离」。
可怕的人回来后,因为看得太广太深,心中会被黑暗笼罩。觉得世界坑坑疤疤,无相恐惧永远填补不完,不如躲在黑暗的房间角落,确保自己不会掉入另一个黑暗里,反正就是「leave me alone」。喜欢旅行的人有两种:可爱的人与可怕的人。

可爱的人回来后,心中小宇宙会被点燃;更精确来说是着火。觉得世界如此美好又漂亮,我们应该敞开心胸放下一切的不快乐,反正就是「断、捨、离」。

可怕的人回来后,因为看得太广太深,心中会被黑暗笼罩。觉得世界坑坑疤疤,无相恐惧永远填补不完,不如躲在黑暗的房间角落,确保自己不会掉入另一个黑暗里,反正就是「leave me alone」。

我一度偏可怕,现在介于中间。
三毛、海明威、尼采都喜欢流浪,有着同样的人生结局。有人说他们对世界看得太透,超出常人所能理解,在面对死亡时就足够坦然;也有人说是太孤独。而我觉得他们在旅行中获得超然的勇气,已超越生死。

最近看了一篇文章,虽然作者已经好起来,但我更因此坚信旅行是一股黑暗的力量:
「在我很小的时候,父母就带我走遍了中国和美国。上大学和工作后自己又去了日本、韩国、东南亚、欧洲以及部分南美国家。在有些国家还短暂居住了几个月。所以,在我很年轻的时候,我就看到了很大的世界。与此同时,我跑过马拉松,骑车去了西藏,跳伞、冲浪、潜水,做了很多我的朋友看似很羡慕的事情。

后来呢?我被确诊得了忧郁症。

我的落差来自于我一直都不满意自己是谁。我以为骑车去了西藏,我就能学会克服任何困难,能够乐观对待生活。可接下来的那个学期,我时常故意旷课,躲在宿舍里边看电影边听着外面下雨。

我以为跑了马拉松,就能在任何事情上坚持。但我仍旧经常懊恼自己软弱,对待工作不认真,时常逃避。我时常和朋友谈论起在首尔和一个不通语言的男孩聊了整晚,谈论一个人去露营,讲独自一人看伦敦的雨,或者和朋友在越南跳悬崖的故事。朋友们认为这些故事都很酷。它们的确很酷,我时常想起来时都充满笑容。

但是我后来才发现,这些都只是生活的一部分。在路上两週对应的是普通的一、两年。在这一、两年的普通日子里,我每天挤公交上下班,疲惫得晚饭都懒得做,担心工作,担心未来。走了那幺多地方后,我深刻意识到柴米油盐才是生活的主调。而对于我来说,生活中的柴米油盐还包括了自己的软弱、胆小、脾气不好、小心眼与充满愤怒。也就是说,那个我不喜欢的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我,她仍然是我。于是,我的心情落入了谷底。我以前想靠着这些经历成为那个我想成为的人,但我发现并没有。

虽然症状轻微,吃了几个月的药便好了。但是生病的那段日子,我哪里也不想去。不愿出门,不愿见朋友,不愿工作和运动,只想按停时间,逃避现在。家人叫我出去旅行,叫我读书,运动。要是这些都有用,我还会生病吗?当然,这并不是我生病的主要原因。但使得整个病情加重,是因为我以为靠着这些,我会变成那个不一样的我,发现并不是这样时,我有了很大的落差。

我只想用我的经历呼应指出:就算环游过世界,烦恼也不会随着消失。生活中的柴米油盐酱醋都在,一样都不会少。」

旅行的力量很可怕,会不小心灌爆人类的臭皮囊。于是,乐观的人会成为心灵导师,忧郁的人会预约心理医师。

书名:给回来的旅行者

作者:蓝白拖

环游世界后,成为心灵大师或预约心理医师?

来源:

 

华人阅读社群粉丝团

华人阅读社群官网


相关推荐